■謝世忠

去年大選落敗後,連戰和宋楚瑜自此言行怪異,從抗爭包圍,誓死不服,到非去中國聯共制台不可,不少人難解其理。另一件更是多變詭譎,就是執政的民進黨陳水扁總統,先是不顧支持者反對,扁宋談和十點出爐,之後又「歡送」江連宋三人陸續訪中;然而,暴力和法辦卻紛紛落在反連宋聯共制台的綠營民眾和民意代表身上,不知使多少扁迷和民進黨死忠罵失了聲。

連宋客觀上輸,卻不認輸,變得怪異反常;阿扁客觀上未輸,卻自認輸,也變得古古怪怪,為什麼?從政治上找答案,或許難以深刻;從文化上來尋找,卻可明瞭一切。

文化的答案就是,這是一場「賭氣的政治」,輸了,就賭氣。而它正源自老祖宗傳下的「賭氣的文化」。

漢人社會的父權文化典型,在國際人類學研究上一向受到重視。漢人的父權,當然是一種權威,但並不是永遠只在享受權威或只會以威權剝削他人。父權的一方,事實上也在努力付出,只是他在付出時,也在等回饋。至於被威權管教約束的子女,為何不思突圍反抗而仍要孝敬順從?因為,子女們都知父權一方也在為他們付出。付出什麼呢?

家庭是傳統漢人文化成員效忠認同的最高社會單元。我們常說,「國人普遍缺乏公德心」,就是指,出了家庭,對更大環境社會,我已無義務責任。因此,大部分財富都只留在家中。財富留於家,是父權對家庭後輩成員的付出貢獻。子女有感於此,即甘心被威權統治,因為錢財來自父權,而那正是將來自己新家庭物質享受的資源基礎。

父權為何拚命工作,賺錢留於家?因為,有錢即可保後代健康平安,如此代代也方能香火相傳;而好處給了子女,才更對「身後有人拜」或死後有人供養,深具信心。

不過,事情的發展並不見得如此工整理想,以及人作為一活生生個體的日常感覺情緒,更不是「父慈子孝」的文化理想所能完全控制的。「父慈」指的就是前述的「正在為家庭努力付出的父權」。但「父慈」可能遇到「子不孝」,因為威權壓力實在太大,而要等到留於家的財富轉至己手,不知還要幾多時,實在有夠煩人。因此,偶爾就來給你搗搗蛋。搗蛋方式有多種,其中可讓對方又氣又急的一項妙方,就是賭氣。

賭氣如何表現?那就是,「你要我這樣,我偏要那樣,看你怎麼樣!」同樣地,父權的一方,也會以賭氣步數氣氣子輩後代。為何要和晚輩賭氣?因為他們有些事不依我意,我付出這麼多,一切為這個家,竟然敢不照我的意思做,好!賭賭氣,讓你急,讓你急到擔心留於家之錢財會不會不保?各位讀者請觀察一下生活四周,或者回憶戲曲故事,應不難發現上面所點到的文化趣味。
回到連宋外加阿扁。 選總統,連加宋原本等於二,而扁只有一,前者贏定。無奈事與願違,後者搶了頭彩。自此,連宋發了飆,因為在賭氣,國親政治父權威嚴顏面大失,你們這些不知感念的小輩人,膽敢不敬於為「中華民國大家庭」日夜努力付出的連宋爸爸?現在,我把一切搞亂,看你如何收拾?

過了幾個月,泛綠立委未過半,這回該阿扁賭氣了!台灣人民不給努力拚命為我家之「台灣大家庭」大家長面子,大家長我就反其道行之,果然,搥胸頓足,急死了不少家庭成員。

只是,為何那麼剛好,先是連宋,稍後阿扁,他們都獲得了賭氣的機會?

答案是,因為人民比他們早一步就已經在賭大氣了嘛!

人民賭什麼氣?國民黨老爸黨產私產錢多多,何時兒子能享用啊?等等等,等無影,賭個氣讓你生生。民進黨老爸正名制憲建國大吹牛,等等等,等到孩子白老沒下文,也來賭個氣讓你受受。

台灣的有趣在此,文化結構傳承順暢,因此,政客人民都有機會進行文化展演。當觀眾者,沒事也可來個影劇小評,賺賺稿費。

(作者為台灣大學人類學系教授)

    全站熱搜

    kaiwai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