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得我心:P

from:陳玉峰教授部落格
http://www.wretch.cc/blog/yfchen&article_id=6473287

千禧年迄今政府處理蘇花高案,似乎始終停滯於二分法的舊時代對決模式,聽任繁多政客覆雨翻雲、百般操弄,誤導人民將蘇花高闢建與否,等同於花東的繁榮與落後、生機與衰敗、希望與幻滅、公義與自私、開發與環保的水火不容,事實上,漫長的七年間應有完善的種種替代方案以安民心,例如東部領航計畫,乃至民間多版具有建設性的繁多建言,奈何政出多門、反覆搖擺、朝令夕改,終而再爆現今紛擾,蘇花高案讓筆者想起反核二十餘年,敗在執政者粗糙的一聲核四停工命令,導致共犯結構網全面反撲,落得浪費鉅額民脂民膏,還歸復工的悲劇。

基於歷史回顧與前瞻,筆者重申長年一貫的見解,再度就教國人。

一、蘇花高係在未考慮自然生界永續發展的舊時代所規劃,背景觀念大抵以人定勝天、開發至上、無限成長、經濟掛帥為圭皋,此等舊時代全國交通網計畫包括6條橫貫公路、環島快速公路網等等;而1990年代以降,過往以農林培養工商等,過度開發之肇災運動超越飽和或臨界,天災地變開始全面大反撲,歷年災變案罄竹難書,政府却從未釜底抽薪,檢討20世紀的結構大病,例如3條橫貫公路的世紀問題等,而仍然一昧貫徹上世紀的肇災性開發,完全不顧社會變化、全球變遷的事實,更放縱工程永續的迷思。

二、蘇花高建不建的上位思考,乃花東在國土永世規劃的終極定位大議題,偏偏數十年來從不依據自然先天的整體環境條件,籌謀合理承載量、安全暨永續承載量、願景與遠景的總體考量;以現今預估蘇花高完工後,每天可有6萬輛汽車進入花蓮市,其將是商機還是災難?可維持多長久的時程?將引發何等正、負面衝擊?導致什麼新困境或社會大問題?小兔子身上是否一定得裝上水牛的心肺大動脈?台灣是否由「外來」政權,蛻變為「外行」政權?為何始終欠缺整合型國土計畫?

三、花東縱谷即板塊銜接撞擊面,地震頻繁,而民國40年10月22日一次地震,花蓮港跳高60公分;花東地形極為陡峭,平均每走3公尺海拔升高1公尺,整個花東欠缺足够的生態緩衝帶,而蘇花海岸大斷層更是超級海崖,崖高300~1,200公尺,直接下切太平洋深海;颱風又首當其衝,在全球大變遷不可逆料的極端化趨勢中,環境的脆弱與敏感更令人心顫膽寒;同緯度的花蓮與台中之相較,全年日照量東台短少了600~800餘小時,水稻產量或光合作用淨產值,東部僅約為西部的60%,或說東部自然生態系的復原力遠遠低於西部,鉅大開山鑽洞工程真的適合大海崖?遑論生態破壞、生態系切割、動植物等人本中心下的「小問題」!

夥同東台移民史、開拓史的歷史問題,創造出花東是「淨土」的假象,事實上就自然生態系而言,花東在1950~1990年代伐木、採礦的破壞效應,相當於西部3百年開拓史,因而近世台灣生態大浩刼由東台銅門事件所開啟,只因先天條件限制高污染工廠之入侵,誤導東台保有自然的幻覺,總之,東台先天不良、後天失調,總體條件禁不起高速路工程暨其連鎖引發的系列問題,而此等問題大抵皆屬於不怕一萬、只怕萬一,非工程所能解決者。

四、以台灣歷來公共工程預算與品質合理推估,89公里長的蘇花高,7成以上屬於隧道與橋樑,光是完工成本或將高達兩千億元,則1公尺的造價必將超過2百萬元,還不包括每年維修費用,更不用提及颱風、地震的鉅災,這條預定路果真開鑿,分明是以黃金、鑽石來打造,則試問其經濟效益、國家資源總帳如何計算?每年總產值若干?

筆者從來主張合理開發四要件,其一,符合投資效益、經濟利益的開發;其二,不能讓少數人獲利,多數人受害;其三,不得讓這代人受益,後代人受害(債留子孫);其四,利及總體,包括動、植物及環境永世之利,則請政府全盤計算蘇花高20年、50年、100年的國家總利益、花東總效益!至於國防等效益,請政府不必再愚民矣!

五、蘇花高將帶給花東最高的觀光遊憩產值或利益?全球20世紀在觀光遊憩的總經驗顯示,任一地區觀光遊憩的發展大致存有下列階段,即「起始階段」,充滿新鮮、好奇的引介階段;接著為「成長階段」,此時期在地居民因外來資金流入而興奮;而後,資本家大舉介入經營管理的制度化,掌控權或遲或速淪為資本家的禁臠,此時期或可稱之為「質變階段」或「成熟階段」,於是觀光遊憩進入組織化、制度化,遊憩量達到飽和與過飽和,經營者與在地愈來愈疏離,資源破壞或耗竭,在地人與觀光系統呈現衝突期,從而進入「衰落階段」,也漸逼觀「光」的最後模式。

就台灣或花東而言,觀光遊憩早已進入「質變階段」或「成熟期」,筆者預估若開闢蘇花高,只會加速花東觀光系統的「衰落階段」,利益火速脫離在地居民,或所謂「觀光泡泡」(觀光者與經營者裏著透明泡泡,與在地人或資源隔離)形成,開發之利未見而先受其害,此之謂觀光遊憩的陷阱。

六、東台期待蘇花高的最大盲點之一,在於將所有的蛋放在同一籃子,誤以為蘇花高是解決花東問題的萬靈丹。過往貧窮世代花東受制於羊腸危路,更受困於公共建設不足,重大傷病患還得北送,何况快速寬濶的運輸路線,被視為文明、科技的表徵之一,然而,東部人該要求的不是一條快速失血的蘇花高,而是要求國家在東台建設一流的醫療軟硬體、充分的教育資源、足够而非奢侈的民生物資資源、精緻高尚的文化或藝文資源、健全健康的一至三級產業設計、合理而充足的公共設施、良善的民風與治安、周全的社會福利…,也就是所有民生物資及精神一定水準以上的總體要求,而可保存最高自然度,自給自足且符合在地環境特徵的生態系,試想,一個擁有現代文明基本條件,又能保有好山好水的健康大地,發展軟體創意文化,而能免除西部萬病叢生的變態社會污染,難道不是任何人夢寐之所求?

忘却根本要求,却寄望於一條「傳染病」大運送的蘇花高,好讓東部成為西部富豪的後花園,快速帶進現代病態社會的惡習性,帶進慾望橫流、物價上漲、貧富差距拉大、年輕族群外流、人才他去,而社會被污染、環境遭破壞、心靈空洞、價值解體的可能性大大提高其風險與危機,蘇花高的社會安全指數東部人可有遠見與智慧?

筆者寧可犯眾怒,也不願國家埋下歷史的大禍患;如果說西部擁有的,東部也得具足叫做公平,這只是蓄意的無知與自我蒙蔽的愚蠢;經濟成長、社會進步的終極目的,難道不該放眼世代、追求文化水平、確保生界永續、防杜不公不義的泛濫、具備智慧前瞻的大慈悲?短視政客及近利攸關的一小撮人,沒有權利決定未來世代幸福與利益的內容,更沒有權利剝奪後代子孫的選擇權。蘇花高不該是零和戰局,筆者只籲請政府及國人暫緩20年,讓20年後的新世代決定花東的後續;筆者更緊急呼籲政府,先安東部人民的心,積極規劃充分且符合在地特徵的全方位替代方案,許給台灣一個伊甸園區。

然而,此時此刻,我就是反蘇花高!


創作者介紹

*那年夏天的藍色泡沫啤酒海* 蘇明陽的攝影旅行

kaiwai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