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蠻想要弄一本來的,不過我一定會懶得看,去年申請阿森納會員的紀念品一大盒也是打開來聞香一下就被我收藏起來了,不過阿森納連台灣地址也能寄到真是就感心ㄟ~可惜會員卡在義大利一起被小偷偷走了



http://tinyurl.com/2k8ftk

http://bbs.arsenal.com.cn/viewthread.php?tid=116272&extra=page%3D1

By Arsene Wenger


做為阿森納的主帥就是像是結了婚一樣,阿森納成為了生命中的一部份,從此不在擔心
自己身處何處。在執教的前幾年我曾經想過:還要繼續下去嗎?但是再過了一陣子之後,
這裡就像是我的家庭一樣。這就是現在--阿森納對於我的意義。

阿森納是傳統價值觀的美妙混合體,而他也同樣具有融入現代世界的勇氣。這是一家有傳
統、有價值觀念、有著保守精神的俱樂部。但如果你看看他們所採取的行動,就會知道,
這是英格蘭最前衛的俱樂部之一。他總在做著驚人的決定,任命我就是其中之一。還有酋
長球場的建成,訓練基地的建立,儘管當時(這決定的勇氣)並非顯而易見。阿森納足球
俱樂部是一個時尚、傳統以及現代的美妙混合體。


人們說我改變了阿森納,但俱樂部也同時改變了我。我曾尋求個人的成功,而現在我企望
俱樂部運作良好:不是為我自己,而是為俱樂部本身。這使我不那麼專注自我。我感覺就
像一家之長,但這並沒有減少我的熱情。我更多的還是覺得責任感更大了,因為俱樂部肩
負的期望非常高。第一次來到這時,我並沒意識到阿森納俱樂部代表的真正含義。現在,
看到那麼多人都希望這家俱樂部運作良好,我更清楚地意識到了肩上的責任。

我對未來的期望,就是這支年輕的、正在同時成長的球隊,能夠實現我的理想:成為英格
蘭最好的球隊。我們想再次贏得英超冠軍,也相信能夠在歐洲取勝,因為我們已經進入過
歐冠的決賽了。實際上我的理想是,再次贏得英超,贏得歐冠,最好是同一個賽季,越快
越好。

我首先考慮的是球隊的穩定。適應新球場我們遇到了一些困難,但這是成長必須的過程。
足球領域中,你總會經歷一些不那麼容易的時光。我們有過閃耀的時刻,也有失意的時候
,但我們展示了球隊強大的精神力,並會在以後所有的賽季中繼續帶著這種力量前行。

我來以後,英超變化很大。我對自己對此的小小貢獻感到驕傲,我非常榮幸能夠成為世界
最受推崇的足球的一分子。人們可能不太清楚阿森納在全世界有多麼受歡迎。我們是美妙
足球的保證,而這只能依靠持續穩定的表現,這就是我們的目標。

我總是為打造一支新的球隊,取得新的成功感到興奮。我的能量從來沒有減少,我努力使
自己勝任這份工作。我生活得就像一位足球運動員一樣,也許可能更好。我晚上不會去
disco——如果你想保持連續的狀態和動力,這是強令禁止的。每天我們都要有足夠的能

量去面對所有遇到的問題,你得像一個每週六就要跑馬拉松的人那樣生活。

我的工作就像一場艱巨的馬拉松賽跑一樣需要體力和精力。要想取得成就,必須要真正認
真、嚴謹的生活。使我精神上保持新鮮感的是我對這項運動的熱愛。我天性喜歡呆在戶外
,在一片好的草地上,觀察著球員們。沒有比這更好的減壓方式了。有時我喜歡讀書,但
不多。觀察足球能給我最大的樂趣。

這樣的生活是美好的,因為它不可預測。但可以預見的是我對足球的熱情將帶我去往世界
任何地方——我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回想起來有些吃驚,但從我很小的時候——大概7、8
歲時——我就知道我不能呆在村莊裡生活。我總是覺得自己應該過一種國際化的生活。我
想要訪遍世界,這就是我的個性。喜歡旅行,喜歡學習語言,喜歡看看各地的人們。我很
早就知道,我注定要過一種充滿冒險的生活。

我覺得自己跟球迷有密切的關係。他們從一開始就支持我,並一直在這麼做。這是一種特
殊的聯繫,他們從未聽說過我,卻用他們驚人的勇氣來支持我,而我僅僅是個法國人。有
時恰恰是這種關係在起作用。

他們理解我有時在球場上表現出的情緒。現在我可以說,我決定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但我
不保證。球隊已經準備好出成績了,但當你感覺到他們正受著威脅,就會變得有點不安。
這很困難。激情是比賽的一部分,如果你坐在那沉默,人們會說:「看啊,他根本不在乎
。」當你站起來想要贏的時候,人們又會說:「看啊,他太緊張了,他應該控制自己的言
語。」

但我想,這個英格蘭球迷理解我。這是一種民族性格。你提到英格蘭,我會說「激情」。
提到德國,我會說「堅定」。提到法國,我會說「精緻」。提到西班牙,我會說「驕傲」
。所以英格蘭對我來說,就是激情。這是一個足球和音樂之國。我想這就是我和球迷們的
共同點。

足球是一種「活在當下」的運動。但別以為我會忘記海布裡——她會永遠在我心裡。就像
我的家一樣,像我的花園。我的10年的海布裡歲月,一段特別的時光。這座球場特別的靈
魂永遠不會離開我。


------

以上摘自阿森 溫格對於《阿森納大典》的序言,本書已在最近由Kraken Sport & Media
出版。

花費2年著成,有850頁,40萬字的本書詳細記載了俱樂部的故事以及那些阿森納巨匠們的
獨家專訪。

《大典》有半平方米,重37kg,視覺衝擊非常震撼,收錄了2000多張圖片,包括許多從前
未公佈的俱樂部成就圖集和世界各圖片媒體的私藏圖集。其中還有經授權的Jan Hnizdo拍
攝的阿森納人物肖像,他用一架獨特的Polaroid 20x24 捕捉到了永貝裡、法佈雷加斯、

鮑勃 威爾遜、沃爾科特、亨利,以及溫格。

另一個顯著特徵是《阿森納大典》有4張插頁,每張展開都有80in x 20in。

《阿森納大典》和《超級碗(Super Bowl)》、《曼聯(Manchester United)》一樣,
也是限量印刷1500本,每本零售價3000英鎊。每本都有阿森 溫格的親筆簽名,皮革手工
裝訂,絲綢蛤式外包裝。

另有500本標誌版,每本定價4250英鎊,由阿森納傳奇球星亞當斯、維埃拉、威爾遜、博
格坎普、查理 喬治簽名。

關於《阿森納大典》的其他信息情關注http://www.krakenopus.com



http://tinyurl.com/3cd24s

http://bbs.arsenal.com.cn/viewthread.php?tid=116288&extra=page%3D1


作為英格蘭最名聲顯赫的俱樂部之一,《阿森納大典》寫到了850頁自然也不足為奇,在
大典的獨家專訪裡,阿瑟.溫格談到他一直以來與伴隨一生的壞脾氣作鬥爭的經歷。

在我們的眼中,阿瑟.溫格的一舉一動中都散發著智慧和從容。他高貴而淡定,習慣承受
著巨大的壓力生活。不過他承認他是經過這許多年的自律才讓他原本火爆的脾氣有所收斂
。即使是現在,溫格說他仍然害怕他性格的灰暗面或情緒失控會帶來嚴重的後果。

"我們怎麼形容,叫它憤怒?侵略性?或者是成功的渴望?抑或我應當修改一下我的做人
原則?是的,有些時候,我首先想做一個贏家。不過長遠來看,這並不是我生活的態度,
"他接著分析道:「憤怒的來源是哪裡呢?我的父母天生是屬於愛激動的性格,不過在他
們那個後戰爭時代生活真的要艱辛些。那時的足球世界也不好混。你必須有堅強的個性,
而且你要有很明確的動力。我現在控制住了自己的脾氣是因為我經常去想做一件事情的後
果是什麼。我不怎麼會變得頭腦發熱。我曾經見過好多有潛質的球員和教練因為他們的壞
脾氣而迷失了自己。許多事情都會影響我的脾氣,不過並不是對失敗的恐懼讓我害怕。真
正讓我害怕的是我能否控制好這種恐懼。我一直努力控制自己人性中動物衝動的那一面-
確切地說不是控制,我想說的是,思考自己人性的灰暗面可以讓我更加瞭解自己。」


有些時候你或許會被自己所表現出來的那種惡劣行為所嚇到。我也有不好的一面。有些時
候人太想贏了就會忘了去遵守規則。你沒有贏下比賽的時候,你也得對你的對手表示出尊
重。有時候我就做不到。這是一個灰暗面,因為理想的狀況下我們應該對對手說:「幹得
不錯啊,你們確實踢得更好些。誰知道呢,或許50年後我會達到這個境界。」

曾經有那麼幾次,他對球場上事情的過激反應招來了批評的聲音,也曾經收到紀律委員會
的調查。2000年10月份的時候,他由於不服裁判判罰而被罰款十萬英鎊並且禁賽12場,後
來經過申訴後禁賽場次有所大幅減少。「我當時感覺就好像我殺了一個人似的,」談起那
項處罰時溫格說了以上的話。告別海布裡的那個賽季熱刺來訪時,溫格跟他的熱刺同行馬
丁.約爾吵得非常厲害。在摩納哥的時候他很少干嘴仗,不過僅有的那幾次確實搞得相當
火爆。在嘎納的時候有次他身體難受的不得讓球隊大巴挺下來,而他的不舒服只是由於球
隊0:3輸掉了比賽。在日本的逗留的歲月讓他的脾氣收斂了不少,不過在海布裡沮喪的時
候他的領帶也曾被拉的比半個電線桿還長。

溫格越加出名不僅僅是由於他跟曼聯的阿萊克斯.弗格森爵士有過節,教授跟切爾西的約
瑟.穆裡尼奧也曾結下樑子。攻擊如果涉及到個人品性方面,他就會被激怒。"如果大家只
是因為足球而爭辯,這個我們就會很快忘了它。可是如果開始攻擊個人,對不起,我不想
參與這種低俗的謾罵中去。我會無視某些人的存在,僅此而已。"這些主教練之間的關係
不是很融洽多少讓人有點遺憾。「嗯,或許是有點,不過主教練這項工作就意味著你想要
單獨前行。我倒希望自己更成功些,受不受人待見我不在乎。不過我與阿萊克斯爵士的關
係已經改善許多,或許我們都成熟了些。」也有可能是因為他們有了切爾西主教練這個共
同的敵人。「或許是吧。」溫格笑著回答道。


「人必須得通人性。我會盡量控制自己不發火因為我知道我是一個極端的人。事實上我之
  所以把自己的情緒控制得這麼好就是因為我害怕見到自己情緒失控時的場景。」他接著
  說:「我出生在拉丁系文化中,好多時候人們對事情會有即時的過激反應。我現在意識
  到過激的即時反應對於別人或自己的危害有多大。你反應過激的那一秒鐘內就有可能殺
  掉一個人。我在日本學到好多關於控制情緒的哲學。」

那從他的日爾曼血統中他又學到了什麼呢?阿爾薩斯的歷史可有的說了,這個德法邊境的
小省經歷過頻繁的主權更迭,一戰的時候他的祖父曾經為威廉二世的德國軍隊效力過,他
的父親曾經被納粹德國徵召遠征蘇俄。「他們都對打仗沒什麼興趣,」溫格補充道。不過
溫格1949年10月22日出生的時候,阿爾薩斯又回到了法國的懷抱。

還有什麼比欺騙更能侮辱一個智者的辛勤勞作呢?更何況他為了自己所愛的這個事業付出
了自己的全部努力。欺騙也意味著智慧,天分和工作效率都無法奪走一個不公正體系刻意
送給別人的頭銜。那時的溫格在摩納哥就是這個處境,通過體系行賄和腐敗的手段,馬賽
在政治家和當時的俱樂部主席伯納德.泰皮的帶領下搶走了法甲冠軍。90年代初醜聞曝光
後溫格覺得非常的不舒服。儘管1988年他帶領摩納哥奪得了聯賽冠軍,不過他沮喪地發現
他自己的球隊也進行過一些非法交易。發現球員們也開始受賄之後他是徹底失望了,更讓
人噁心的是他的球員也有參與其中的。

「這真是個糟糕的經歷,」他說:「這搞得人沒法相信周圍的世界,而要是你開始懷疑自
己的球員也參與其中了,那境況就更糟了。在這種環境下你可要當心患上精神分裂症。我

沒有患上精神分裂症是因為我對人性有一種天生的樂觀情緒。當然了,那些作弊的人是受
到了一些懲罰。不過這還遠遠不夠。2006年意大利足球醜聞中,包括尤文圖斯在內的一些
大俱樂部作弊和賄賂裁判的證據已經確鑿,不過他們應該受到原本更加嚴厲的懲罰。」

往小的方面講,溫格對於一個話題非常熱衷,儘管他承認他自己的球員們也經常在球場上
使那種大家都慣用的小伎倆。比方說,一種越來越為人們所熟悉的伎倆-「假摔」。「不
能說阿森納的球員沒有假摔過,不過這需要我們大家努力才行。

作為大俱樂部的代價是,即使是很小的一件事情也會成為焦點。我們之前確實一直在努力
避免,現在的確要好不少。我們的違規記錄已經變得很好了。已經沒法再好了,」他又笑
著補充說,在這個充滿諸多誘惑的世界裡,每一個教練都要有點狠勁。

我在英超的這些年英格蘭足球也在發生變化。剛開始的時候人們踢比賽時都比較衝動和野
蠻。早些時候我一直覺得人們在針對帕特裡克.維埃拉和埃曼努勒.佩蒂特,因為他們長得
很強壯,都是外國人。而且法國人給人的印象是比較軟些,於是其他球員就都想考驗考驗
他們。不過他們對這兩個人的判斷算是搞錯了。帕特裡克是個小伙子,而且還有點衝動。
因此他有些時候的一些過激反應會使他被紅牌罰下。我對他是全力支持,因為好多針對他
的惡意犯規都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而且對於這樣的一個年輕小伙子,如果不多加鼓勵也
說不過去。

「我通常對於我的球員在俱樂部以外的做法表示支持。但這並不意味著我跟他們的想法一
  致。對外的時候,我們必須是站在同一條戰線上的。你可以對外界說這次表現不好,不

  過你不能說『選這個右後衛完全是個失敗』。我是要承擔責任的人。挑選他的人是我。
  我就得首先站出來承擔責任。我們首先要保持鎮靜。」

阿瑟.溫格注定要成為一個主教練,雖然他和阿森納都沒有搞清楚他們是怎麼走到一起來的
。當他在阿爾薩斯小城的球隊踢球的時候,他是唯一拒絕賽後去喝兩杯的小伙子。而此時
阿森納比賽日的觀眾人數也創下了最低紀錄,跟利茲聯的一個主場比賽中,來海布裡的觀
眾還不到5千人。而四十年後溫格和阿森納共同打進了歐洲冠軍聯賽決賽,溫格此時已是國
際上公認的優秀教練,而他的阿森納隊也雲集了各大洲的超級巨星。

喬治.格拉漢姆1986年執掌阿森納帥位的時候,溫格正在帶領他的迦納隊經歷他唯一的一
次降級經歷。不過當時摩納哥已經有意邀請他去執教了。1990年新年的第一天,當時還是
摩納哥俱樂部主帥的溫格從土耳其考察歸來。在倫敦轉機的他因為還有幾個小時空閒,就
想看場球賽,於是一場阿森納隊比賽的門票交到了他的手中。六年之後,一份成為阿森納
新任主教練的合同交到了剛剛從日本歸來的溫格的手中。

這是個充滿爭議的任命.他是誰啊?他有什麼來頭啊?難道一個只是帶領摩納哥贏得法甲
冠軍以及幫助日本名古屋八鯨隊贏得天皇杯的人都能接過英超豪門阿森納隊的教鞭?

自從把阿斯頓.維拉帶到降級區然後灰溜溜走掉的文托拉斯以來,溫格是英超俱樂部聘請
的第一個外籍主教練。溫格見到的球隊更像是一支訓練有素的部隊,有兩個球員剛剛經歷
過酒精中毒。球員們看到的是一個瘦瘦的高高的戴著眼鏡的人,而這個人跟他們之前見到
的足球教練的形象一點都不沾邊。他看到了潛力,但是感受最深的是巨大的挑戰。兩年之

內阿森納就贏得了雙冠王,而且球隊也因為打法漂亮而獲得好評如潮,這個轉變是如此之
大,以致於可以被稱作是奇跡了。「我還是球員的時候有點模仿弗蘭茲.貝肯鮑爾,因為
他也是踢自由人位置的清道夫,一個非常優雅非常偉大的球員。」溫格踢球時也有這種氣
質嗎?「不,我一點也不優雅,更談不上是偉大。」他大聲拿自己解嘲道。「不過我們可
以有這樣的夢想。你要是沒有強壯的身體,那你踢球時就應該多動腦子。不過現在時代也
變了。我在我們鎮上直到快18歲才開始訓練。我起步非常晚。而且因為這個原因,我還有
一套鍛煉體能的設備。我現在仍然每天堅持鍛煉。我似乎還沒意識到我的職業生涯已經結
束了!我還夢想著有一天能夠重返賽場呢。」

溫格從多倫海姆鎮的一線隊輾轉到了法國丙級聯賽AS姆特奇格隊,後來加盟了德國的牟羅
茲隊,在那裡他以准職業球員的身份一個星期周薪拿50英鎊,後來轉到了法國的沃爾班隊
,最終轉會到了斯特拉斯堡,在那裡他慢慢開始了執教生涯。他孩童時期就喜歡上了足球
,在他父母開的「金十字架餐館」裡,他癡迷地聽著食客和球隊戰術大師的討論,這個餐
館也是鎮足球隊的名義總部所在。

小鎮只有一台電視,為了看足總杯決賽,他寧願花一法郎去小鎮學校的會議大廳看比賽直
播。而且他要提早去才有座位坐。姐姐約瑟夫是小鎮的教師,不過她對學校大廳的課外之
用也沒有表達不滿。阿爾薩斯是個對足球很癡狂的小鎮,而那時的溫格已經是個明智的小
伙子了。「如果你想取得自己行業的最高成就,只有在你的身體健康的前提下你才有可能
實現。或許是因為我沒有一些人長得壯,我很快意識到,只要你的身體狀態好,你打好比
賽的可能性就大。抑或是我見到過人們在餐館裡喝醉酒的場景。我開始在鎮隊踢比賽的時
候,他們十一個球員賽後會喝十瓶酒。不過我滴酒不沾。隊裡就我自己不喝。他們就會說

『你要不喝酒就不是個男人』,不喝酒的人就會有很大的壓力。人們把喝酒當作是一個聯
繫球隊感情的活動,不過第二天起來後他們就會全都忘了自己作過了什麼。

「我喜歡跟朋友們在一起,不過我主意已定。我想要踢球,而且我從來沒夢想過自己會成
  為一個職業球員。因為那時候的小鎮非常閉塞。職業球員對小鎮來說就好像是生活在月
  球上的人,不過我只是想做好自己的工作。」

溫格的父母,阿爾彭斯和路易斯,聽到他們的孩子說他不願意接手家裡的配件生意的時候
有點不高興。「我當上斯特拉斯堡青年隊主教練的時候我的家人極力反對。作一位教練意
味著要把一生都獻給足球,」他說。當1996年秋天溫格來到阿森納時阿森納的球迷知道或
者理解溫格職業生涯的動力所在嗎?他們不會知道。沒有人認識他,他還是個外國人,大
家沒法拿他跟別人比較。格倫.霍德爾對他極盡溢美之詞,不過一個馬上就轉會托特漢姆.
熱刺的球員的好話對他有益嗎?大家對溫格一無所知。「當時的壓力非常大。我剛接手時
沒有意識到這個俱樂部大到什麼程度,這應該是個好事情。起初我只是盡最大的努力把我
的工作做好,心裡說『沒事,他們滿不滿意都會告訴我的』。我只是努力做到最好,按我
喜歡的方式去工作。我有自己的訓練方法,有自己的打法,也有自己買球員的風格。」

1990年新年去海布裡觀看阿森納跟水晶宮比賽的時候溫格大概也沒有意識到這個「重大的
責任」會落到他的肩膀上。「我就是在那場比賽時認識大衛.鄧恩的。」阿森納副主席(
截止2007年4月份)鄧恩回憶說:「他是個非常瘦的人,當時穿著件雨衣。他那時的英語
說得還不怎麼好,不過我還能說些法語。我們聊了會兒,我告訴他說我們要去朋友的家裡
去會見幾個演藝界的朋友,我也想帶他去結交一些朋友。他很高興地答應了。」


「有個人建議大家玩猜字遊戲。溫格得到的題目好像是海濱仲夏夜。他說:『那我試試』
  。他做得非常好。我跟他待的時間越久,越佩服他的才能。而且不管怎麼講,阿瑟這個
  名字跟阿森納本身就注定要有命運的交織。」

他們一直保持著聯繫,鄧恩看到溫格在摩納哥的成績之後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斷。「我想,
『這個人真是個難得的人才』,」鄧恩說:「每次去法國南部,我們都會互相拜訪。後來
到了1995年的時候,喬治.格拉漢姆走了點背運(他因為非法收取佣金而被禁賽一年),
我跟董事會的人說我們應該認真地考慮一下溫格。巧合的是喬治出事的時候溫格正好在我
家。我對他說:『你希望我引薦你嗎?倒不是別的什麼,因為這個國家的人對你的真實水
平可能還不大瞭解。』最後我們一致認為這個賭博太冒險了。我們都覺得布魯斯.裡奇相
對來說保險一些。裡奇是個很嚴肅的人-符合當時的大眾標準,固執得跟石頭一樣,不過
這的確是個錯誤的決定。」

「而與此同時阿瑟也去了日本。我曾經把我們所有的比賽錄像都寄給他,而像他這樣的人
  肯定是一場不落地看完了。一年之後,我們再次審視任命裡奇的決定的時候問自己『他
  是那個可以帶領我們走向輝煌的人嗎?』喬治.格拉漢姆讓我們嘗到了一絲成功的甜頭,
  而且我們想要更加成功地走下去。第二次推薦溫格的時候我就更加堅決了些。還好董事
  會成員都說『那好,那咱們就把他弄來』。」

首先阿森納必須得跟鯨八隊談解除溫格合同的事宜。溫格去鯨八的時候他們在J聯賽12支
球隊中排名第12位。賽季快結束的時候他們排名J聯賽第二,而且贏得了天皇杯。鄧恩和

俱樂部主席皮特.希爾伍德和執行董事丹尼.菲茲曼一起去了日本。這是一個秘密的行動,
」鄧恩說:「媒體怎麼猜的都有,謠言更是無奇不出。阿瑟說他最早也得十月份才能離開
,而英超9月份新賽季就開始了(事實上他也是九月份就開始在阿森納執教了)。我們說
沒關係,於是我們就達成了一致。」

「隨後我們就去東京機場往回趕,不過在飛機上卻碰上了三個英國籍的空乘。我們這次是
  秘密行動,要是被英國的司乘人員認出來就壞了。幸好她們沒認出我們來。我們當時非
  常固執地認為我們這次行程已經被發現了。」

溫格是個讓我們等的值得的一個人。他幾乎頃刻之間就讓球隊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球隊
的人員沒怎麼變動-儘管當時維埃拉變魔術般地從AC 米蘭轉會到了阿森納-不過球隊的
士氣,樂觀情緒以及整體比賽的打法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按照我的理念改造球隊,
」他說:「我鼓勵球員們前壓,展現自己的進攻才能。我初到英超的時候英超的霸主是曼
聯和利物浦。第一年我們去利物浦主場的時候球隊有點懵。我們在老特拉福德輕易地輸掉
了比賽。不過我們在主場幹掉了他們。」

「我買來了維埃拉,不過其他人都沒變。我發現了博格坎普的潛能,用的還是之前的那個
  老防線,他們非常頑強,而且還沒打算立馬歇菜。他們也非常的聰明。他們都知道他們
  還有幾年可以書寫職業生涯的輝煌。我修正了之前堅信的30歲的球員已經老得不能用了
  的判斷,因為他們都有像小伙子一樣的飢渴感。尼戈爾.溫特伯恩一上場就像個非常餓
  的老虎一樣。迪克遜,邦德,基翁和亞當斯-他們在場上的時候是拼了命也要贏球。」


溫格的第一場比賽是1996年9月對陣桑德蘭,當時的主力是:西曼,迪克遜,邦德,亞當
斯,溫特伯恩;普拉特,維埃拉,默森,帕洛爾;賴特,哈特森。不久就發生了翻天覆地
的變化。帕洛爾被拉去打邊路了,在後腰位置上到處亂跑的亞當斯被改造成了一個視前鋒
如膿包的中後衛,哈特森不久就走人了。

「一個球員的職業生涯是由他的心理學和生理學狀況決定的,」溫格說:「他們也必須盡
  量踢適合他們特點的位置。有時偶然的一次換位就會發現一個人的最佳位置。你要是問
  你的球員小時候踢什麼位置以及是怎麼被安排過去的,大部分時候他們的回答是『哦,
  我打中後衛是因為那天踢那個位置的球員剛好沒來。』」

關於溫格讓球員嘗試新位置來挖掘球員潛能的例子舉不勝舉。佩蒂特被從左後衛拉到中場
,中場球員勞倫和圖雷被轉型成後衛,而中場球員馬蒂尤.弗拉米尼也能客串兩個邊後衛

不過溫格的巔峰之作是把一個叫蒂耶裡.亨利的邊鋒改造成了世界上最傑出的射手之一。



創作者介紹

*那年夏天的藍色泡沫啤酒海* 蘇明陽的攝影旅行

kaiwai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