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
作者: 吳乙峰
拍攝地點: 南投縣國姓鄉南港村
得獎記錄: 2003日本山形國際紀錄片影展 優等獎
2003法國南特影展 觀眾票選最佳紀錄片 

http://www.fullshot.org.tw/921/b1.html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生命觀點        ⊙王健壯

  前幾天看了一部記錄片的試片,片子是吳乙峰的作品,片名叫「生命」,
記錄了三 年多前921大地震後幾位罹難者家屬的真實故事。

  吳乙峰是一位知名的記錄片作者,他的影像語言簡單乾淨,十幾年來他拍攝的
作品,不論是記錄白化症患者的「月亮的小孩」,或社會底層小人物的「人間燈火
」,都是洋溢強韌生命力的真實故事。

  921大地震發生後,他帶著一群工作夥伴在中部災區前後待了3年,用攝影機記
錄了這場百年浩劫發生後的那段歷史。「生命」這部記錄片是他從三百多個小時的
拍攝帶中,剪輯而成的一部長達兩個多小時的作品,記錄的是南投縣國姓鄉九份二
山地區幾戶平民百姓在浩劫後的重生故事。

  九份二山是921大地震的震爆點,地震當時山的東側崩塌滑落,面積約180
公頃 ,溪谷填高達一、兩百公尺。住在當地的19戶人家共39人,在睡夢中成了被
土石活 埋的冤魂。直到現在,尚有17位罹難者被埋在深達一、兩百公尺的土石之下
未被尋 獲。「生命」記錄的就是其中四戶罹難者家屬的故事。

  在這四個故事中,有一對遠赴日本東京餐廳打工的夫妻,他們的兩個兒子罹難 ;
兩位還在讀高職的姐妹,父母罹難;一位大學女生,家族中除了她與一位哥哥之 外其
餘全都罹難;一對替台電鑿地挖石以勞力為生的夫妻,他們的女兒罹難。吳乙 峰用攝
影機真實地記錄了這些人的悲傷、茫然、無奈、悔恨,以及他們對失去的親 人的回憶
。每一個鏡頭,都是攝影機流下的眼淚。

  但吳乙峰記錄的不祇是眼淚,不祇是失去的生命,而是重生的那些生命。在東 京
餐廳打工的夫妻,以重拍結婚照的方式重生。讀高職的姐妹分別在男友的陪伴下 重生
,妹妹更生了一個小孩,誕生了另一個新生命。曾經一度想自殺的大學女生, 把一半
的靈魂留在九份二山的山頭,另一半的靈魂陪她到國外面對新的人生歷程。 做苦力的
夫妻又生了一個孩子,夫妻二人每天一起早出晚歸作工,在震耳欲聾的鑿 石機聲中尋
找他們的新生。九份二山雖然在地震後因為「走山」,再也走不回來原 來的樣子,但
受創的生命不但可以走回來,而且還可以走出另一種新的生命。這就 是吳乙峰想要講
的「生命」的故事。


  2003年的SARS疫災也是另一個有關生命的故事。它跟1999年的921大地
震一樣, 其中有失去的生命故事,有面對災難的生命故事,也有重生的生命故事。幽
暗漫長 的隧道,以及隧道盡頭的那一點光亮,吳乙峰記錄的921「生命」故事是這
樣開始也 這樣結束。SARS的生命故事將來應該也必然會被人這樣的記錄才對。

本篇文章轉載自 新新聞 84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意思的事情---堅持凝視921                     ◎張靚蓓

 

  一個多月前,經由導演吳乙峰, 我認識了一群新朋友,全景映像的夥伴們和他
們五年來所紀錄的九二一群像。

 當電視新聞正報導七二水災災區慘狀及社會 漠然以對時,我在全景辦公室裡,看到地上放
著一把把來自南投山區送來的山芹菜,青綠鮮 嫩。過兩天,地上擺著許多半個小臉盆大的芒
果,也是災區朋友送來的。

 「他們不是正被土石流侵襲?」我好奇地問 :「堰塞湖不是已決堤了?」怎能送菜又送水
果?

 「沒有,只有兩條街受困!」全景導演郭笑 芸打電話至災區關心老朋友,當地居民還糗她
:「去親戚家做客不行嗎?」

 過去五年來,在地人的樂觀與生命力,時時 令全景的十二位夥伴們驚喜。

 五年前九月二十一日,台灣發生7.3級大地震 ,造成的災難空前。地震之後十天內,全景南
下台中,落腳團員家裡,之後前往災區田野調 查,展開長達五年的拍攝計劃。他們和媒體幾
乎同時抵達現場,但當媒體撤離後,他們的鏡 頭仍在當地捕捉。五年來他們以蹲點式的做法
,陪伴與凝視這片土地上這群人的變化。全紀 錄的好處是,每個細節都照顧到,而許多變化
往往是諸多細節累積之後的突變。更何況導演 吳乙峰、郭笑芸、李中旺等及其他工作人員,
不僅看,還思索。

 在吳乙峰的新作《生命》裡,他將自我融入 ,透過其與中風老父間的互動,與五年來追蹤
九二一劫後餘生四個家庭的變化,來訴說人如 何面對突如其來磨難。重生的力量,在《生命 》
中,以感性多層次的面貌展現。

 該片在日本山形國際應展放映時,引發日本 觀眾熱烈反應。一位七歲的小妹妹看完後問吳
乙峰:「吳叔叔,為什麼我會一直想哭?」該 片更在法國南特影展中獲得觀眾票選最佳紀錄
片,《生命》裡的情感超越國界。

 《梅子的滋味》的導演郭笑芸想起首次來到 南投九份二山災區的心情,震驚混亂之間,幾
個特出的人吸引了她,而這些樣貌也成為她的 紀錄焦點:「朱家三兄弟受災最嚴重,老大家
的住屋整個傾斜。而他居然在傾斜屋門口放了 個捐獻箱,就地開張做起災區觀光生意,該屋
成了景點。朱家老三隨後上來,相熟的鄰居也 來打商量向他們租地設攤位,這裡遂形成一個
聚落。」

 朱家老二和母親感情最好,母親於地震中過 世,他整天關在貨櫃屋中不是哭、就是買醉,
後經人勸上山去做點小生意,面對遊客一次次 講述他的災難,就在傾吐中,不知不覺的居然
沒事了,儼然獲得了心理治療。

 郭笑芸覺得最有意思的是,第一批上山參觀 傾斜屋的遊客,居然多是鄰近鄉鎮的災區居民
,而且是兒子帶著父母來看,只希望長輩回去 之後別再自怨自艾。一個歐巴桑邊看邊哭:「
為什麼他們會變成這樣?我們只是房子倒了, 人家親人去世、房子被埋、土地也沒了。」因
為整個山移位幾十公里,田地早已不知去向。 沒想到朱家的傾斜屋創造出利人利己的功能,
不但回饋主人,還發揮了災區居民相互治療的 功效。

 「他們也讓我重新思索農民與土地的關係」 ,郭笑芸說:「農民與土地的關係並非那麼浪
漫,農民並不是非要保護土地,那只是小資產 階級的幻想。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正是
這次地震的寫照。農民只是跟著土地的節奏、 跟著四季行事,它塌了,就得就地重生;地力
已盡,便馬上賣掉。」農民以土地為生,所以 農民很本能的,發揮他們纏鬥的力量,在《梅
子的滋味》片的鏡頭下簡直驚人。當他們與政 府公部門交涉時,尤為明顯。相較之下,學者
的象牙塔面對如此強悍的大自然之子,真是蒼 白了點。

 當吳乙峰的《天下第一家》活生生呈現出保 麗龍是房屋地基,空塑膠油桶充當樑柱材料,
這些地震震出的真相,讓人觸目驚心。而住戶 們團結起來向建商討回公道的努力,又無力地
困鎖於層層法律條文之中。《天下第一家》所 暴露的問題至今仍懸而未決。

 拍攝《部落之音》,則讓李中旺見識到,藍 綠政府在處理原住民困境上,最大的問題其實
是公共行政的問題。

 「印象最深的是自來水,對生長在都市裡的 我們來說,自來水是理所當然的民生基礎建設
,但這卻是他們從未享用過的東西。譬如我拍 攝的雙崎部落,居民也不少,有五百多人,當
地海拔也不算高,距離東勢僅二十分鐘車程, 為什麼至今仍無自來水?雖然他們不斷反映,
但政府始終沒有動作,至今居民仍自行到山上 用水管接水喝,大雨一來,馬上斷水,這令我
感到無力與憤怒。」

 比起全景以前拍攝的題材,這五年來他們接 觸到更複雜的人性面向,吳乙峰說:「以前我們
也拍,但沒有那麼深入,所有事情原來不是那 麼單純,這次我們更貼近真實。」於是人的貪
婪,人的溫柔,人的無奈,人的宿命……,盡 現鏡頭之中。許多問題長期以來就存在,有政
府的問題,有民間團體的問題,有文化的問題 ,整個糾結在一起,至今無解,吳乙峰說:「
許多事還在蔓延,需要沉澱,接下來會發生什 麼,我也不知道。希望這些故事能引起更多的
共鳴,我們不能不看自己的故事。」

 九二一大地震五周年前夕,他們推出「全景 映像季」,將放映《生命》、《梅子的滋味》
、《部落之音》、《天下第一家》、《再見長 寮尾》、《在中寮相遇》、《三叉坑》等七部
(後三部僅在災區放映)。透過鏡頭對台灣五 年前的巨變,提供不同面向的關注,一如當初
全景推出《月亮的小孩》、《人間燈火》、《 生活映像》等作品的初衷。這個解嚴後第一年
成立的紀錄片團體,走過十五年,走過紀錄片 篳路藍縷的歲月,持續尋找及呈現台灣的生命
力。

-本文轉載自中國時報 浮世繪染坊  93/08/17


創作者介紹

*那年夏天的藍色泡沫啤酒海* 蘇明陽的攝影旅行

kaiwai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羊
  • 很棒的影評...推薦給大家<br />
    希望大家多支持國片...<br />
    <br />
    <br />
    這是最真實的台灣故事<br />
    全台灣的人不分貧富貴賤都曾一起經歷過<br />
    921一起來去看這部紀錄片<br />
    並且告訴我們的子子孫孫土地的可貴<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