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足球崛起的秘密》 足球金字塔篇
2001/01/11 11:56

摘自:新浪 (这条资讯已经被阅读了556次)


谈论足球强国(诸如巴西、德国、意大利等国家)的秘诀,无一例外都会涉及到这些国家足球构造体系中的“金字塔结构”问题。尽管“足球金字塔”的好坏与这个国家的足球产业繁荣与否密切相关,与这个国家的国家足球队的成绩优劣关系不大,但是,国家队取得一两次好成绩并不是我们搞足球的目的,让足球成为一种文化,一项产业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因此,如何建设好我们自己的“足球金字塔”是我们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当足协领导提出向日本足球界学习的时候,我们必须牢记主席“洋为中用”的教导。具体实施时,需要认真地想一想哪些能够学习,哪些没法学习,需要在充分认识日本足球的现状基础上学习,生搬硬套是行不通的。

事实上,中日两国足协都深知“足球金字塔”的重要性,均在拼死拼命地建立自己的“足球金字塔”。两国足协发展足球的基本思路非常接近,“国家队为龙头,联赛为中心,以青少年足球为依托,普及足球运动”。表面上看,两国的足球体系均可称为“足球金字塔结构”,但是,如果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两座“金字塔”的具体构造完全不同。

泾渭分明

足球金字塔的建设中,经常参加足球活动的人数决定着这个国家足球金字塔的大小和稳固程度。谁都知道,发展足球迷要从娃娃抓起。日本足协和咱们足协不一样,不仅说在口头上,而且踏踏实实地去做。日本足协非常重视学校足球教育。将足球分成“学校足球和成人足球”两大部分,并明确地规定了分别担当的任务和责任,可谓“泾渭分明”。这样划分清楚地向人们显示日本足球人才的来源何在,培养出来的足球人才又向何处去;这样划分明确了学校足球职责和培养目标;这样划分提供了青少年培养费用的结算场所;这样划分充分地体现了金字塔往上收缩的法则。“出人才和用人才”两大“河流”的汇合点在高中足球,缓冲地带在大学足球。

日本足协注重足球金字塔的基础建设,不仅花的时间长、下的功夫大,而且设置了相应地管理机构来负责日常工作。日本足协下设有中学、高中、专门学校、大学等学校足球管理机构负责组织学生的足球联赛和杯赛;设有地方足球俱乐部(包括职业俱乐部)少年、青年足球管理机构负责俱乐部级的青少年足球联赛和杯赛;设有社会人(成人)足球管理机构负责成人足球比赛;设有日本足协联赛(非职业俱乐部)负责业余联赛;设有职业联赛管理机构负责职业联赛。职业联赛的位置处于金字塔的塔尖部分,国家队是塔尖。日本足球的基础建设是成功的,塔尖部分的建设却存在很多问题,这个问题将在后面详细介绍。

足球人才出口建设亦相当重要。日本中学(相当于我国的初中)和高中学校培养出来的足球人才大致有四个去向:草足球(自由组合参加县市级联赛,业务上归日本足协管理,金钱上自己负担)、上大学(包括专门学校)、企业俱乐部、职业俱乐部。

高中生球员的足球生涯分水岭是每年秋天举行的全国高中足球锦标赛。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经新闻媒体的渲染,再加上历史悠久的缘故(今年是第79届),其注目度不亚于职业J联赛。赛场上,球探云集,高中足球锦标赛已成为各个成人足球俱乐部选秀的最好机会。锦标赛中表现出色的球员将有机会加入职业联赛俱乐部,或者进入有名大学的足球队。每个县、都、道出一个代表队(东京都有两支代表队)从全日本4000多所高中选出49支队伍参加锦标赛决赛阶段的比赛。各县、都、道代表队是各地高中学校队伍的预赛冠军,不是全地区抽调精英组成的统一代表队。调查表明,每年参加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决赛阶段比赛的近1100名球员中大约12%的青年球员与职业俱乐部签约(约6%)、或者进入大学足球队(约6%)深造。进入大学学习的学生,大学毕业时尚有机会进入职业联赛。大学生中出色的球员将被职业俱乐部的球探追踪调查四年,被相中的球员毕业后就可直接进入职业俱乐部踢球。另外,参加县一级地方预赛,获得前几名球队的主力球员同样享有保送上大学和进入地方俱乐部的权利,但直接进入职业俱乐部的机会相对来说要低一些。日本足协的这种做法保证了每年都有优秀的年青球员进入职业足球界,填补老球员因各种原因退役的空缺,形成自然的“新城代谢”体制。

而反观我们国家,由于尚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很多东西还没形成规范。青少年足球和成人足球的结合点不明确。我们俱乐部的选秀靠年终“摘牌”大会。由于“上榜球员”绝大多数都已是职业俱乐部的球员,不是“新鲜血液”,所以“摘牌体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俱乐部“选秀”场所。另外,我们国家足球运动员的来源不仅过于单调(业余体校和专门足球学校),而且小球员在自由转会身份问题上的做法非常原始。足球学校视球员为私有财产,都想靠买卖球员来赚钱,小球员长大后在选择职业俱乐部的问题上没有自主权利,完全被他人控制。尽管这种体制在巴西最为盛行,但是巴西球王贝利都已经意识到这种制度的弊病,正在努力废弃这种“因为一张早期的卖身契剥夺小球员选择俱乐部权利”的制度。相比之下,我们的足协不应该只把眼睛盯在火爆的职业联赛上,是否也应该想想“如何打足球地基”这个问题了?

坐享其成

了解日本社会的人都知道,日本形成“足球金字塔”体制的功劳不能完全归功于日本足协的英明领导,一部分功劳应该归功于日本棒球协会成功地经验和日本9年制义务教育的体系。换句话说,日本足协可以简单地利用日本社会提供的机能为发展日本足球服务。文章的前一部分(百年计划)已经花大量篇幅讨论过职业棒球对日本社会的巨大影响。日本足协的官员每天生活在那种“职业”气氛中,或多或少地都会打上那种“职业”气氛的烙印。尽管他们在足球理念上超越了职业棒球理念,在具体措施和实施办法上却无法超越职业棒球形成的一套成熟的职业运动员培养规范套路。尤其在足球市场开发、球员转会、经纪人制度、出身校进身和指名选秀制度等等一些列实际操作上,更是全盘模仿日本棒球协会的做法。

日本的9年义务教育法规定所有青少年都有接受教育的义务和权利。具体做法上又是以素质教育为中心,将社会活动、课外活动、手工制作等等都纳入评价范畴。因此,所有的日本学校都设有各种各样、五花八门、各具特色的俱乐部。其中,棒球和足球是比较热门的俱乐部。除此之外,还有开展其它课外活动的俱乐部,比如,环境保护、摄影、新闻、茶道、乒乓球、羽毛球等等;还有一些变相的学习俱乐部,诸如,英语口语、文学、物理探索、趣味数学等等。

尽管日本没有完全脱离“学历社会”的怪圈,形成真正地“能力社会”(考上名牌大学依然是学生的主要目标),但是家长和学校还是鼓励学生参加课外活动小组。兴趣俱乐部是日本社会的一个缩影,参加俱乐部的目的除了学一些技术的基本技能外,主要还是培养学生自我管理能力和与人相处能力。其实,日本学校的这些兴趣活动俱乐部内部存在严重的等级制度。早进部的就是前辈,对后进部的后辈有教育的责任,而后辈对先辈必须无条件地尊重和服从,前辈欺负晚辈理所当然。日本社会同样保持着这样的陋习(这个陋习是造成日本人自杀现象多的一个因素),家长们送孩子去兴趣活动小组的心情不言而喻。

由于上述课外活动小组制度健全,日本足协稍微在具体实施方案上做一些工作,即可以利用日本中小学提供的这个功能为培养足球人才服务。日本足协主要做了三个方面的工作。首先,组织全国性的小学、中学和高中足球锦标赛和几个杯赛。为了节约开支,从地方预赛开始到全国决赛为止的所有比赛都采用淘汰赛方式。其次,制定统一标准的足球技术教材。再者,派出一些专业人士为地方学校提供一定的技术指导。足协派人专业技术人员去学校做技术指导,既可以发现足球苗子,又可以培养足球球迷。事实上,这项工作主要由各个地方俱乐部(包括许多职业俱乐部)来完成,并非足协的工作人员。例如,前横滨飞翼队的一位教练就负责横滨市很多学校的足球辅导,每天的辅导日程都是排得满满的。这位教练为横滨飞翼队培养了多少好的小球员不好说,培养了不少小球迷却是无可争议的事实。前年,横滨飞翼队解散以市民股份重建之时,很多自愿支持者就是来至这些学校学生的家长和亲友。诚然,地方足球俱乐部的覆盖面是有限的,不可能覆盖所有的学校。没有专业专门人员指导的地方,去学校指导踢足球的“教练”就是这个学校毕业的足球兴趣活动俱乐部的前辈们,或者是学校喜欢足球的老师。指导足球老师的水平不同,活动内容却大致相同,这是日本学校兴趣活动小组的一大特点。

日本的学生在学校以学习为主,体育活动全在课余时间进行,又以周六和周日的活动最多。由于日本的交通比较方便,各个家庭的经济条件都比较好,因此,兴趣活动俱乐部活动的后勤工作全由学生家长轮流担当。事实上,各种比赛的观众全是兴趣活动俱乐部成员的家长和亲友们。日本全国的比赛都安排在假期进行,分为春、夏、冬3个赛季。因此,日本的体育人才培养基本上是在业余体制下进行的。

暗度陈仓

业余训练体制能够培养出拔尖体育人才吗?回答是否定的:不能!

日本人做事从来都不会一刀切,“开特例”同样是他们办事的习惯。虽然从小进行专门体育训练在日本教育理论上讲不通,但暗地里日本确实也存在像我们国家那种培养精英运动员的体校制度。只是不叫某某足球学校或者体校,叫某某足球俱乐部或者体育俱乐部而已。这些俱乐部往往又和私立学校挂钩来掩人耳目,其实质内容和咱们的做法完全一样,没有多大区别。非要说区别,也仅能在具体做法上找出一些差异。比如,如何进入与职业俱乐部挂钩、或者与著名退役运动员有关系的足球传统学校的途径上,在我们国家,家长的意志左右孩子的前途。如果家长希望孩子将来以踢足球为生,就愿意花大价钱让孩子去上足球学校。然而,学生家长们对孩子将来踢球的前途究竟如何,心里却没有底。耽误学习和白花钱的情况经常发生。日本的做法却不同。想进入专业足球俱乐部(学校)接受训练的学生,首先需要得到“球探”的推荐,其次才是学生和家长的意志。学生的足球才能得到俱乐部(学校)认可后,俱乐部(学校)会派人和学生家长谈“选手育成”问题,会谈核心内容是探讨“如何解决昂贵的学费”和“将来出路”问题。在日本,解决学费问题有两条路径:贷款和赞助费。大部分学生是依靠贷款来付学费,偿还贷款靠将来的“签字费”(签字费在日本是合法的)。具有天才能力的孩子有机会获得当地财主的赞助,即“体育后援会”的资助。由于球探大都来至于职业足球俱乐部,大学足球队和大企业足球队,因此,被球探劝进这些名牌中学或者高中(绝大部分都是私立)的学生绝大多数都可以在将来从事他们自己所喜爱的足球工作。日本足协真幸运,“开个后门”就弥补了他们培养体制上存在的一个大漏洞。

与日本足协相比中国足协就没有那么幸运。受几千年流传下来的“学而优则仕”观念影响,“学历”比“技能”重要。愿当“劳心者”的人多,下决心练一手绝技的人少,从小就下决心练习高风险度“足球技能”的孩子就更少。那些愿意踢足球的孩子里面又有多少人是真正地足球人才呢?至少与13亿人中选出来的优秀足球人才的名义不想符合。总之,中国足球发展的社会基础非常薄弱。中国足协需要在这样一穷二白的基础上拉起大旗。足协官员不得“不摸着石头过河”,在摸索中寻找中国特色,加上法制的完备和执行都存在一些问题,也就导致了中国足坛的混乱局面。尽管足协有代人受过的部分,但不可否认足协缺乏实事求是的办事精神和缺乏相应地管理能力是导致中国足球停滞不前的主要原因。

炒作手法

足球金字塔的建造离不开体育媒体的鼓吹。日本体育媒体的报道比较规范,体育报道和评论文章也比较专业。可以这样说,日本媒体为日本体育界培养后备人才提供了良好的舆论环境。比如,球赛比赛前的赛场气氛营造,富有煽动性的现场渲染,比赛中全场助威行动等等场面给电视机前小观众的影响是巨大的,说不定有人就此爱上这项运动。这些给咱们耳目一新的东西都是电视台设计的,其“起哄”功底可见一斑。

日本体育媒体的报道范围不局限于热门的职业体育项目,涉及面很广。根据观众、听众和读者的关心的项目、比赛性质不同等特点,媒体别出心裁地设置全国版和地方版,将体育内容分开报道。全国版报道全国体育比赛消息和评论,地方版报道地方体育比赛消息;地方电视台、电台和报纸更是以当地的体育比赛为主,又以业余比赛消息为核心。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各大媒体报道中小学、大学、企业体育比赛消息的热情,连小学校之间的校队比赛(地方联赛或者预赛)都设有专题节目和栏目予以详细报道。日本体育媒体的这种报道方式将各个年龄层、各种兴趣的人都包容进去了,所有年龄层都有自己关心的内容可选择。因此,日本“体育报道金字塔”炒作起来不仅仅是火爆地职业联赛,更是造就了一大批体育迷。

日本体育媒体人士的选拔体制很有特点。日本体育记者一般都是名牌大学出身;电视、电台和报纸的体育版的评论员全是退役的著名运动员或者著名教练员。日本媒体采用这些名望比较高的人士带来了两个方面的便利。首先,现场采访队员和教练比较方便,他们能够打听出很多幕后新闻;其次,容易吸引更多地观众、听众和读者来关心体育版的栏目。日本很多著名运动员都做过媒体的体育评论员。例如,日本国家足球队的前主教练加茂和冈田都做过足球体育评论员。选拔退役运动员当记者来采访运动员的好处除了刚才提到的两点以外,还有很多。比如,让退役运动员做为评论员来评论比赛,他们至少可以通过自己的讲解来了解比赛以外的人在想什么,想知道什么;怎样让观众、听众和读者满意,同时又不损害运动员们的切身利益。这些经验对于那些未来想当教练的退役运动员来说尤其重要。

一分为二

日本各大媒体尽管在宣传炒作上很有一套,却无法掩盖他们自身存在的严重缺陷。日本媒体存在“球迷第一、球星至上”的倾向,没有“正义感”。即大牌球星越多的体育比赛报道越多,版面越大;球迷越多的球队报道越多,越详细。这种报道方式使小项目和小俱乐部很难有发展机会,就连J联赛都受到严重影响。另外,有日本队参加的体育比赛报道多,外国队的比赛消息报道少。有的比赛即使在日本举行,有时甚至连比赛结果消息都不予以报道。这种片面地报道方式导致日本体育迷脑袋里装的全是“日本货”,局限性很大。除此之外,运动员出身的体育评论员普遍存在不敢批评比赛项目中存在的问题倾向。运动员出身的评论员自然胳膊不会向外拐,评论时总是会向着自己喜欢的比赛项目,替运动员吹捧,替失误运动员辩解。需要点缀时,偶尔抨击一下失误敷衍了事,根本不会去热衷报道球迷闹事事件等等影响比赛观众数量的事情。最近几年,各大体育媒体大概两次大篇幅报道过日本球迷闹事事件。一次是球迷用鸡蛋袭击球星三浦之良和日本足协;另一次是横滨飞翼队被解散。其实,日本球迷闹事的事件远远大于这个数字。不说多了,去年仅浦和红宝石队一个俱乐部的球迷就出过几起风波,却未见大体育媒体大动干戈。

事物“一分为二”,日本媒体也“一分为二”。各大体育媒体不愿意报体育界的丑事,并不是说没有人报道这些事情。在日本一些小刊小报(其实,一点都不小,销量非常大)专门报道花边新闻,丑闻,丑事等等。比如,日本人气很旺的年轻球星柳泽敦,在日本国奥队集训期间半夜偷跑出去“幽会”,结果被日本狗仔队跟踪、拍照。狗仔队将拍下的照片先寄给日本足协一份,然后再在报刊上登出来。这一招不仅搞得日本足协面子很难看,而且搞得各大体育媒体心烦意乱。在日本,明星战术是各大体育媒体提高电视收视率和报刊发行量的主要手段,失去明星的表演等于失去追求明星表演的观众和读者。主流体育媒体很不情愿地发柳泽敦被退回俱乐部的消息。日本新闻媒体间的竞争营造了“损失惨重,却又无奈”的舆论环境,弥补了一些主体体育媒体的缺陷。

中国的职业足球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拉起大旗的,中国职业体育报道同样是在摸索中寻找中国特色。足协和媒体之间的关系,一会儿是一家人,一会儿又是一条船。究竟足协和媒体之间是什么关系谁也说清楚。由于体育“幕后”消息来源混乱,新闻发布制度、法制完备和执行上都存在一些问题,导致体育媒体与国家足球队和甲A俱乐部之间的种种矛盾。媒体和足协的争吵非要闹到对面公堂的地步才收场,给世人留下笑柄。我们媒体不关心足球基础部分的宣传和报道更是让人费解。因此,在这里我要大声呼吁,我国的体育媒体同样需要金字塔结构!

综上所述,建立“足球金字塔”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方方面面地协作。在“足球”以产业面目出现的时代,“踢足球”涉及的范围早已超出足协管辖的范围,与社会环境息息相关。一个好的社会基础环境、好的舆论环境可以加速“足球金字塔”的建设速度,保证建设质量,反之,就会减速,建设质量亦难以确保。总之,稻草堆垛起来的金字塔不是我们追求的东西,建筑能够经风雨永远挺立的足球金字塔才是我们的梦想。(小友)

創作者介紹

*那年夏天的藍色泡沫啤酒海* 蘇明陽的攝影旅行

kaiwai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